暗色

    树上的藤蔓老了,叶子都像烧焦了的纸一样落了;河边的芦苇老了,瘦小的身躯显得更微不足道;天空的大雁老了,四处寻找着伙伴们飞过的地方。     寂静的大楼里只能看到天花板的沉寂,与外面喧闹的街道形成强烈的视线对比,一支烟趟在办公桌上,不曾点着过,四处散发着荒谬的烟气,是香?是甜?不曾去尝试一个不愿意接受洗礼的生活,烟,只有一只,味道,弥漫在整个屋子里。起身去看外面的乌云,黯然,寂寞,无助,它被背后的雨压的太久了,那些雨快要冲破乌云落下来了,乌云在最后的忍耐中继续忍受着,没有让雨那么快就来到,没有让大地突然就遭到倾盆大雨的洗礼,就如此默默,却成了天空唯一可观的背景色。     深色,沉闷的颜色,被秋天清爽的气氛冲刷后依然沉闷,沉闷到与海拔0还不及。一丝悠然飘过,觉得无聊;一丝无奈飘过,觉得没趣;一丝睡意飘过,我困了!

Comments